巴生大厦水不流钟停摆‧坏风水害市会欠债

2020-07-08    收藏548
点击次数:324

巴生大厦水不流钟停摆‧坏风水害市会欠债(雪兰莪‧巴生)巴生市议会年年面对财政赤字,官员又不懂得理财而欠债累累。无独有偶,市议会大厦喷水池和大钟楼相继被发现损坏多时,因此有市议员推测,可能是风水出问题,犯了财运大忌中的“水不流”和“钟停摆”,因此不理官员质疑,要求马上维修喷水池和大钟楼。针对巴生市议会年年欠下巨债问题,市议员陈兴金大胆要求,市议会正视风水问题。他说:“不相信不等于不存在,风水也有科学原理,近年来,连洋人也一样相信风水之说。”负责市议会青年及体育小组的陈兴金受询时向《》坦承,他早前在小组会议上,提出了市议会风水欠佳问题,并要求工程小组儘快拨款维修已损坏的喷水池和大钟楼。他声称,“水”是风水学中的重要因素,市议会大厦正前方的喷水池无法操作,导致“流水不通”,又怎能“见水生财”呢?设施损坏应马上修“大厦的大钟楼也同样无法操作,时钟停摆,是个奇怪的停顿现象;在风水学上,可能导致市议会财务停滞不前;时钟停摆后,连官员的工作也好像停顿下来似的。”据了解,除了市议会大厦喷水池和大钟楼无法操作外,同属市议会产业的多个喷水池和大钟楼,也巧合的处于停顿状态中;当中包括100号交通圈大钟楼、印度街皇家公园喷水池及加埔路二哩大钟楼等。陈兴金强调,他的风水论调或会引来一些人视为“无稽之谈”或被嘲笑,但他认为,即使这些设施损坏,对他人而言是扯不上风水关係,但政府设施一旦遭损坏,理应马上维修。他补充,市议会当初耗资兴建这些喷水池和大钟楼,不就是为了要让时钟报时和水池喷水吗?因此市议会需确保这些设备都能使用,否则当初为何要兴建?若任由这些设施荒废,也等于是浪费公款。要求官员拨款维修陈兴金指出,当他在会议上提出,市议会疑面对风水问题而导致欠债累累的言论时,与会官员个个露出惊讶神情,有者则更忍不住笑出声来,这些官员根本就不相信风水之说。他声称,他已向工程小组要求维修已损坏的喷水池和大钟楼,而官员也同意会设法拨出款项,儘早进行维修。“我会继续跟进此事,确保官员认真看待,而非在敷衍我之后又没维修,导致市议会一直处于‘见财化水´的风水格局。”维修费用不大陈兴金重申,他的风水论只是一个“提醒”,若官员不相信,他也没办法;不过,维修喷水池和大钟楼相信不需大笔经费,因此希望官员当作是在为一般损坏的设备维修。沟水不通影响财气向来喜欢钻研风水的陈兴金表示,早前,他发现一名友人的住家前方沟渠流水不通,并提醒对方可能会影响财气,惟对方却不信,结果这名友人不久前真的面对财务问题,并被迫把房子变卖掉。风水可信不可迷他说,风水是可信不可迷的东西,但不等于不值得相信;就像吉胆岛一样,有岛民认为风水遭破坏,因而接二连三发生从未有过的意外,却有另一些岛民嗤之以鼻。“我这个友人以前也不相信风水,结果如今面对卖屋局面,我可不想看到市议会最后也沦落得一样的下场。”因此,他早前才会大胆的在一班官员面前提出风水论,虽然他已预料到会引来官员发笑,但总比继续沉默的好。钟摆设正确可补金运“时钟”在风水学中藏有许多哲理,时钟代表“金”,对欠钱人者而言,若时钟摆设正确,可补“金运”。时钟在风水中又可作为“运程指标”,缺钱者可在家中摆放时钟,若时钟快慢不準或停顿,都属不利。在香港,铜锣湾的时代广场就有一个大钟为标誌,因此时代广场历年来极为“吸金”。据知,一些失意港民一旦转到时代广场经商或工作,财运就会时来运转。风水界中曾流传过一则故事,一名老闆诸事不顺,风水师建议他,在办公室风水位摆放一个大笨钟,结果7天内老闆的生意就起死回生;可是有一天,大笨钟突然停顿,修也修不好,随后这名老闆的事业也马上出现阻滞;这名老闆急忙订购一个新钟,事业才恢复正常。吉地不可无水据了解,在风水学中有这样的说法:“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由此可见“水”在风水中,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水是自然界一种非常重要的物质,对调节气候、净化环境具有重要作用,因此建筑物选址不当就会因“水”而引起污染和破坏生态系统;故处理建筑物的“水”,是风水学的关键问题。风水理论认为“吉地不可无水”,水被视为是山的血脉;在没山脉的平原地区,风水家“以水代山”,人们也根据水的流动性将“水”与“财”联繫起来,因而有了“财源似水”、“见水生财”的说法。也有风水师把道路形容为江河,人流车马比喻为水流,因此就有了“车水马龙”、“财源滚滚”的说法。‧2009.11.13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