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怀孕骗婚风波:玩失蹤查实盗卡诈财‧技工:她是骗婚老千

2020-06-18    收藏125
点击次数:312

假怀孕骗婚风波:玩失蹤查实盗卡诈财‧技工:她是骗婚老千(柔佛‧新山)27岁家私技工声称,不久前在彭亨州文德甲涉及假怀孕骗婚风波的妙龄女子,去年也曾设下“粉红陷阱”,以同样的手法欺骗过他,令他不仅为婚事白忙一场,他和家人更连遭女子以不同藉口骗走逾3万令吉。来自士姑来的梁先生说,女子是在婚礼前两週突然失蹤,在她失蹤前,他和家人已怀疑女子的动机,还揭发了她曾经盗刷信用卡、挪用需缴付的水电费和车期等,不过女子遭质问时,屡屡上演自杀伎俩,企图蒙混过关。“我和家人一直认为,反正她要和我结婚了,就不要将事情闹大,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她计算好的欺骗手段。”友人阅报认出女子他说,现年24岁的女子原本在去年11月23日将与他共结连理,但因为间中发生很多事,他还没将结婚请柬分派出去。直到女子突然离去,他和家人经过调查后才证实,女子打从搬进他家住以来已铺陈好“故事情节”,他和家人只是被摆布的“玩偶”。梁先生声称,他的朋友从报章读到有关这名女子在文德甲假怀孕骗婚事件的报导后,就立刻从报章刊登的照片认出这名女子。“我接到我朋友的通知后,也读了这个报导。不只是我,我的家人都100%肯定被指骗婚的女子,就是去年和我要好后,从中骗了我们不少钱的同一人。”他说,虽然报章上的照片已经过马赛克,但他和家人从女子的婚照和侧面等照片,仍然可认出是同一人,行骗手法简直如出一辙。他指出,女子是在去年4月,假藉打错电话与他交上朋友。当时女子声称人在吉隆坡,两人遂有两三週互通简讯和电话往来。“大概认识只有一个月时,她就骗我说跟家人的关係不好,要搬出来。我没有怀疑她,就让她搬下来和我同住。”与梁先生同住的弟弟指出,女子起初为了博取他们的好感和信任,不仅勤劳做家务,有时还特地到他们父母的家煮饭或送上补品讨好老人家。不过他说,自女子讹称怀孕,要求与他哥哥结婚后,就发生了偷钱、骗钱等等不一而足的事件。盗刷4000付“表哥”酒店费梁先生的弟弟说,他接获银行的账单后,发现这名女子在他未察觉下多次盗刷他的信用卡,用了近4000令吉,而且这些钱都是用来支付“表哥”两週的酒店住宿费。他说,女子于去年11月5日失蹤后,他依据女子刷卡的地点查问,发现女子于10月21日刷走的1900令吉,实为两週的酒店住宿费。根据入住酒店注册的名字,他发现正是女子口中的“表哥”。过后,他又想起这名“表哥”先前住的另一家旅店就上门查问,这才知道旅店老闆也被拖欠两週住宿费,“表哥”也紧随女子一起不见。“我的皮包平常都放在楼下,我怀疑她趁我不注意时拿走信用卡,用了又放回来。我曾经当面质问过她,但想到她快要跟我哥哥结婚,加上她又假意闹自杀,我只好忍气吞声。”他也说,他们掌握“表哥”的资料后,发现先前他们汇款给女子叔叔的银行户头,其实拥有人就是这名“表哥”,所谓的“叔叔”应该是虚构的人物。“我相信那个女骗子对我们的怀疑越来越不安,才会在结婚前失蹤。要不然,她还会骗我哥哥的聘金。”疑串谋“表哥”欺骗梁先生指出,有个男子偶而会出现,开车和女子一起出去。女子声称这名男子是她的“表哥”,跟她一样做地产。当时他并没有怀疑甚幺,但事后他们查证发现男子才22岁,还小过女子,根本不可能是“表哥”,因此怀疑女子一直以来是和她的这名“表哥”串谋欺骗。他说,两人当时还经常出现在士姑来一带的酒店,待女子失蹤后,这名“表哥”也跟着失蹤。梁家兄弟指出,他们是希望不要再有人被这名女子欺骗,所以决定把他们的遭遇说出来,以警惕其他人。谎称搞地产扮阔绰梁先生的弟弟声称,这名女子刚到他们家时,他曾好奇过为何对方可以不必工作就有钱用。“那时她说自己是搞地产的,在吉隆坡有不少房产,我们也半信半疑。后来,她开始还装阔气,常买一些补品吃,偶而还买给我父母。但才一个月的时间,她又好像变穷了,经常跟我哥哥讨钱用。”他说,就像文德甲的受害者一样,女子后来也游说他和女友以及哥哥各出3000令吉投资服装批发生意,不过他们没有兴趣而作罢。由于很多事情是同时期发生,等他们察觉不妥时,他们已被骗走逾3万令吉。假藉怀孕不断诈钱梁先生说,女子住进他家一个多月后就说怀孕了,还提出结婚要求。由于两人有结婚的计划,女子便仗着这层关係,不断使计诈钱。“我也是在事情发生后去查证才知道,她根本就没有怀孕。难怪我每次说带她去看医生时,她都推说要自己回吉隆坡看。”“她的服装生意做不成,就骗我和弟弟投资她叔叔的放贷生意。当时,我和弟弟都各别拿出了七八千令吉。”梁先生的弟弟说,他起初拿出4000令吉,以为钱很快可以连本带利取回,不料女子一直游说他再增加“投资”。他在增加投资就可以拿回钱的错误观念下,先后多次将数百令吉汇入指定户头。“我哥哥的情况和我一样,我们都是进了几次钱后,才觉得越来越不对劲。”气愤连父母钱也骗梁先生的弟弟说,令他感到不愤的是,女子不仅骗他和哥哥的钱,连带他们父母的钱也不放过。而且,当初他们拜托女子帮忙缴付的水电费和每个月730令吉车期,女子根本没有去还。他和哥哥都在新加坡工作,女子将银行寄来的催款信件全部藏起来,以致他们并不知道车期已经拖欠4个月的事。“她有一名姑姑也在士姑来,我们只见过一次面。有一天,她突然对我们说她姑姑的儿子被人打死需要殓葬费,结果跟我父母借了3000,哥哥借了2000。后来又说她叔叔的一个工人被警方扣留,要2000令吉疏通费,这笔钱也是跟我父母拿的。”他也说,他从报章上看到被文德甲受害人指控的女子自动现身报馆喊冤,感到火冒三丈,“她来到我们家后就发生了很多事,除了骗钱,还偷走我们放在家里的数千令吉金饰和现款。”梁先生续说:“接近婚期时,她骗说她的公公去世要回东甲老家一趟。我要去,她不给,还借了我的车子。两週她回来后,车子已经不在。她说是借给叔叔用,后来我才知道车子其实已被银行拖回。”假怀孕骗婚女子在梁家的诈钱手法:1. 做服装批发生意(游说不成功)。2. 投资叔叔的放贷生意(梁先生和弟弟各出了七八千令吉)。3. 姑姑儿子殓葬费(梁先生父母给了3000,梁先生2000)。4. 叔叔工人遭扣留的疏通费(梁先生父母给了2000)。5. 挪用水电费和车期(4个月车期将近3000)。6. 盗刷信用卡(梁先生弟弟信用卡被盗刷近4000)。7. 偷取家中金饰(梁先生2枚戒指,梁先生弟弟2枚戒指、一条项鍊,梁先生弟弟女友2条脚鍊、一对耳环、一枚戒指,合共五六千令吉)。8. 偷取扑满的钱和旧手机(梁先生扑满数百令吉,梁先生弟弟旧手机及300令吉现款)。你知道吗?文德甲男子揭遭骗婚彭亨州文德甲一名男子的家人于7月20日向《》姐妹报《星洲日报》揭发,一名24岁的女子以假怀孕骗婚博取信任后,骗走逾万令吉。男方家人也声称手上有不少可证明女子拿钱的证据,不过女子在有关报导刊出后,现身报馆喊冤。但是,她的澄清遭男方家人一一驳回。经过资料核对后,《》也证实,27岁梁姓男子口中的女子,与文德甲骗婚事件的女主角确为同一人,而且女子应该已在十五六岁时结过婚,且有孩子。‧2009.07.27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