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舞大赛开创舞蹈新纪元

2020-06-15    收藏103
点击次数:360

文:王金丁来源:正见网

中国古典舞大赛开创舞蹈新纪元

一、传统纯正艺术让人回归、向善

神韵艺术团舞蹈家李维娜多年来担任「新唐人全世界舞蹈大赛」评委,她说新唐人举办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在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舞蹈艺术,把优秀的传统艺术推向全世界,开创中国舞蹈的新纪元。

李维娜说,中国古典舞和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一样,有相当久远的历史及深厚内涵:「演员站在舞台上,一举手一投足,哪怕是运动路线中的动作,都能看出他的内心世界,能看出要表达的是什幺,中国人说的『相由心生』,一个眼神、舞姿、体态都和她的内心世界紧紧相连。所以一个真正优秀的艺术家,必须内心世界认同传统的道德文化,并愿意去表现这种价值观的人。」

她说,大赛帮人找回艺术真谛,「你知道人为什幺要做人,什幺要为艺术付出,不只是为赚钱吃饭,传统纯正的艺术能让人回归,能让人向善。」

二、中国传统文化辉煌丰满,追求空间没有止境

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个晚上,美国神韵艺术团正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国家戏剧艺术学院大剧院里上演一台精彩的中国古典舞。观众席中一位叫李宇轩的小男孩,浓眉下一双眼睛紧盯着舞台,舞台上响起了欢快的鼓声,一群朝气蓬勃的男生跳起东北的秧歌舞。此刻,李宇轩梦想的种子从天而降,他听到心中的吶喊:「我要跳舞,我要进神韵艺术团。」

从那一晚起,李宇轩踏上了梦想的旅程。十年后,果然梦想成真,他成了享誉全球的神韵艺术团一名舞蹈演员。李宇轩对中国古典舞研究越深入,越感到中国传统文化的辉煌和丰满,他对艺术追求的空间,越没有止境。

二零一四那一年,参加新唐人举办的「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表演《赤壁怀古》,让他对古典舞有了突破。自己跳舞的录影感觉动作看来很漂亮,但没有韵味,他开始查阅历史资料,研究苏东坡的性格跟写作诗词的心态,开始喜欢起苏东坡这个人,「他很大气,诗词豪放,是我要追寻的榜样。」于是,不知不觉在生活中向苏东坡学习,「觉得古人很有教养、有文化,很谦虚,向他们学习,我也会有成就。」了解人物背景后,经过不断琢磨,就不光是跳动作了,彷彿变成舞剧里那个人了。

八年的舞蹈生涯中,最好的成绩是二零一四年得到的金奖。「觉得参赛让我在做人、舞蹈上都不断的成熟,主要在弘扬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我对此感到很自豪。」

这次又报名今年九月的大赛,将扮演唐朝名将郭子仪,他的创作激情又一次高涨起来。「如果说我以前喜欢演书生,随着年龄增长,我更喜欢演武将,那些领兵打仗的将军,感觉很帅,很适合我。」

郭子仪是唐朝天宝年间平定安史之乱的名将,李宇轩有自信刻画好这个人物,他气宇轩昂的说:「权倾天下而朝不忌,功盖一代而主不疑,很值得我学习。」

三、「三十功名尘与土」的意境

《荆轲刺秦》、《十面埋伏》、《智擒敖拜》等历史上一个个动人心弦的英雄故事,在新唐人举办的「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中,被一个名叫陈柏维的青年搬上舞台。二零零七年神韵艺术团第一次来台湾演出时,陈柏维被舞剧《威风战鼓》所震惊,「男生也可以这幺跳舞,」改变了对舞蹈的看法,于是,陈柏维开始了中国古典舞的训练,现在,已经成为神韵艺术团的舞蹈演员。

二零一二年準备第一次参加大赛时,他选择舞剧《易水寒》,那是讲述刺客荆柯重信义,视死如归的故事。了解了人物故事,心裏就有不一样的想法,被荆柯受人嘱託牺牲性命的勇气感动,深刻体会那句「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悲壮精神。再次起舞时陈柏维惊喜的发现:「把心裏的感觉用舞蹈表现出来,那种感觉很舒展。」

他第一次把感情放到舞剧里,「就像早晨起来伸个懒腰,加上你的感情、想法,就赋与了舞蹈新的生命,」他认为中国古典舞内涵博大精深,舞蹈家须要持之以恆的毅力和韧性,还须要回归传统历史,「跳中国古典舞必须了解中国五千年文化,才能懂得舞蹈的精髓。」

大赛中没有人演绎岳飞,这次,是他自编自舞的原创作品:「我想跳出心中的岳飞。」岳飞打了胜仗却被皇帝以十二道金牌急召回京,当时岳飞的心情很複杂,陈柏维想把岳飞複杂的心情展现出来。

岳飞接下圣旨,思量许久摘下头盔,陈柏维说,表示岳飞把责任卸下了,展现「三十功名尘与土」的意境,陈柏维脸上的表情,语重心长:「这是非常细腻的表演,不只是单纯突出的技巧。」

四、学习中国古典舞越久,越有味道,感觉有很多层次,内涵越深

一场弘扬纯正中国古典舞的神韵演出,点亮了一位台湾女孩心中的舞蹈梦,连旭,这位温婉端庄的少女,如今已成为世界顶尖的中国古典舞艺术家,神韵艺术团的领舞演员之一。

「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描述蜀道奇险风光的《蜀道难》,是连旭最喜欢的诗篇,她喜欢诗中的磅礡大气,「一件困难的事,李白不会写的那幺苦,而有它的大气,美的一面。」中国古典舞有许多高难度技巧,连旭了然于胸,比登山还要难。

对于学舞,连旭心裏有简单而坚定的信念:「面对困难就去克服它,这是自己要攀登的蜀道」。当连旭有了坚定的信念,精神世界也在不断的净化、升华,能够跳出中国古典舞纯善、纯美的内涵,「内心素养较高,心裏的空间自然跟着明亮、宽敞,体现的东西比一般人更纯净。」

二零一四和二零一六年「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分别带来乐舞《在水一方》和《春雨》,她说,都是刻画古代女子与大自然的接触,表现女性的温柔婉约、含蓄,又有活泼调皮的一面。「这或许与我对大自然的热爱密不可分。」她把对大自然的情感融入舞蹈,用舞姿展现女子在自然中的欣喜与陶醉的神态,「大自然也是无尽宝藏,给了我珍贵的创作灵感。」

在排练《在水一方》时,想像自己是一条河,河边种着结了霜的芦苇,眼睛晶亮的连旭说:「亮晶晶、白白的,就是『白露为霜』的样子。」

习舞十年的连旭怎幺看待中国古典舞呢?「这是神传文化,加上中华五千年文化的沉澱、酝酿,中国古典舞已经成为一个精华的舞蹈体系,」她心有体会:「学习时间越长,内涵越深,感觉有很多层次,越有味道。」

五、台湾一群中国古典舞的热情青年

2016那年的六月,在严酷的暑气里,我来到台湾西部海边一所艺术学校,学校师资大都来自「美国纽约飞天艺术学校」,几乎全世界艺术人士都知道「纽约飞天艺术学校」是训练中国古典舞的摇篮,因此台湾舞蹈界昵称这所学校为「台湾飞天」。

在校园里,遇到了一群热爱中国古典舞的年轻习舞者,準备参加今年「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全世界中国古典舞大赛」,他们正在加紧练舞中。

往西部海边望去,白色阳光下,隐约看到农人弯腰耕作的身影,阵阵海风里带着乡野气息。与学生们站在榕树下,我们谈起了中国古典舞。

「舞者在舞台上散发出来的感情,观众可以感受得到。」宜瑾说,跳舞时内心想什幺,给观众的感觉就是什幺。「所以说,动作的快慢、节奏、轻重度不一样,心情不同,加上表情啊,观众看起来就会有不同的感受。」

这时,音乐教室里有细微的鼓声传来。宜瑾说,小时候做事情大剌剌的,也不理会女生该不该含蓄。她回忆着说:「刚来时做不到古代女性的柔美,经过几年磨鍊,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徽怡说古典舞比较有内涵,每一个舞蹈动作有它的意境,这次比赛的剧目是《穆桂英挂帅》,是代夫出征的故事,她说:「刚开始穆桂英很开心,突然传来丈夫战死沙场的消息,立刻表现很忧伤,后来挂帅出征,就要表现侠女那种气势。每一段情节穆桂英的心境都不一样。」徽怡说:「只要融入那个角色,不必刻意去思考。」

克允了解,中国古典舞须要身体的自然肌肉,这要靠平时跑步、上楼梯、骑单车、打篮球自然锻鍊出来。一段时间没练,踢个腿拉个筋,体力很快就回来了。这次参赛的舞码是《逼上樑山》,他说:「林沖是《水浒传》里的英雄人物,当时奸臣当道,残害忠良,林沖有家归不得,还想到忠心报国,林沖的精神让我很感动,所以决定演这个脚色。」

他说,林沖被陷害又无法解释,只能无语问苍天,舞者有较多握拳的动作,肢体加上脸上的表情,表现林冲心裏的悲愤,最后奔向梁山。克允最欣赏神韵艺术团《逼上樑山》这出舞剧。他谈起最后那一幕,一时严肃了起来:「林沖最后回头看一眼观众,转身拖着枪,舞蹈家用沈重的步伐,在雪地里一步一步向前行,狼狈奔向梁山。」

「用水袖表现意境。」欣芸跳的是《水袖》舞。她说,早晨时,万物慢慢甦醒了,太阳出来了,蝴蝶飞啊,花也开了,到了晚上,所有的生物睡眠了,静悄悄地。欣芸慢慢伸长手臂:「水袖穿在外面,是较难操作的道具,手伸出去是平衡的动作,除了跳舞要很到位外,要花更多精神去控制水袖,多两倍、三倍力气,水袖才会甩得漂亮。」欣芸收回手臂,用眼睛警告我:「不小心水袖就会把自己缠住了。」

小宜瑾参赛跳的是《仙舞清泉》,「像仙子在清澈的泉水边跳舞,我穿着很大的裙子,觉得跳起来像泉水。」接触中国舞后,心变得纯净了,她说:「要用心去跳,跟同伴的心连在一起,用心感受彼此的呼吸,跳出来会很美,很感动人。」

挥别这群年轻习舞者那天晚上,他们邀我参观舞蹈技巧的练习。场子上,我看到他们在空中跳跃、翻腾,感受到这群年轻人的用心与热情,更深层了解中国古典舞的博大精深。

一个学生练习空翻时,一直翻不过去,双脚悬在空中,犹豫一下,又放了下来,场边的指导老师拍起手掌来,鼓励她再来一次,同伴们的掌声跟着热烈响了起来,我也被感动得用力鼓掌,掌声太大了,引得一双黑亮的眼珠向我望来。在激烈的掌声里,那位同学提起勇气,翻了上去,这次,虽然落地时脚跟没站稳,颠了一下,最后终于成功了。她走向队伍,大伙拥过去围着她,掌声响遍整个教室。

那位一双黑亮眼睛的同学拿毛巾擦着额上的汗,走到我身旁,告诉我:「大家都为别人的成功欢呼,心裏只有整体,这是中国古典舞最伟大的地方。」转身走进了同伴群中,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同学们在空中跳跃、翻腾的身影,望向璀璨的夜空,我彷彿看见朵朵圣洁的莲花在月色中缓缓升起。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